读书周刊·教师书房:倾听生命的拔节之声(中国教育报)
 
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速递 >> 校园新闻 文章访问次数:150
  

     作为一名语文教师,我非常喜欢一位老先生所说的“生命得到焕发”。在《怀抱生命的教育》(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)一书中,作者汲安庆老师以他阔大的情思、惊人的智慧,让一个个青春的生命焕发出动人的光彩。品读他育人的故事,就像聆听一曲曲美妙的歌谣,欣赏一条条清澈的小溪,心底会不时滋生阵阵暖意,萌发款款深情。    

    屠格涅夫的散文《麻雀》有一处动人心魄的场景,凶悍的猎狗渐渐逼近了一只刚刚出生的柔弱无力的小麻雀,老麻雀见状后,不顾自己的安危,毅然飞身而下。汲安庆老师抓住这个情境,让学生训练语言表达能力,激发情感的火花。他说:“面对强悍的敌手,老麻雀倒竖起全身的羽毛,绝望地尖叫着,它会叫什么呢?”学生的回答充满正义,又弥漫了脉脉温情。听到学生们发自内心的话语,汲安庆感慨道:“倾听着这一句句散发着知识和爱的馨香的稚嫩童音,我一时幸福得说不出话来。我感觉到教室仿佛变成了一个葱茏而悠长的峡谷,我和孩子们置身其中正聆听爱的回响。”教育是一个过程,在这个过程中学生的能力在提升,学生的精神世界也在发展,教师需要做的是创造生命的磁场,耐心地点拨,宁静地等待,默默地欣赏。   

    一次,一个神情和行动都比较木讷的学生,突然问了汲安庆老师一个看似没有多少价值但又不同凡响的问题:“既然三省吾身的三表示多次,为什么后面的为人谋而不忠乎,与朋友交而不信乎,传不习乎,又是从三个方面来说的呢?”面对这样的疑问,老师一般是敷衍了事地说一句,因为这和考试关系不大,背会了就行。而汲安庆老师思索后对那个学生说:“首先,标点符号是后人加的,如果曾子活在当下,后面或许会以省略号作结;其次,曾子一生战战兢兢,从爱惜身体到修养品德,反省的内容绝不会仅限于这三个方面。再说了,一个人也应该不会刻板到一生中每天都只会反省这三个方面吧。”从标点入手,再到具体的内容,循循善诱,耐心地解答学生的问题,从中挖掘出生命的哲理和意蕴。事后汲安庆反思说:“能从关键词入手,联系整体的语境去思考,这是学习真正开窍的表现。多问、善问,这是不同生命融合,不同灵魂对话的前提。”读汲安庆这本书,我们会发现“生命”和“灵魂”这类词语经常出现在不同的文章之中。在汲安庆看来,再小的细节也可以上升到“生命”和“灵魂”的高度,只有达到这样的精神高度,才是真正的教育。    

    此书的中篇为“诗文里的生命课”。作者通过细读经典诗文、案例,从中挖掘生命教育的资源以滋养学生的心灵,读后使人如沐春风,心情畅朗。    眼下古诗文阅读已然成为一种文化时尚。但在语文教学中依然以死记硬背的方式博得一点可怜的默写分数。如此状态下的古诗文学习,考试完毕学生将不再接触那些让他们生厌的诗文。汲安庆认为:“(古诗文阅读)没有怦然心动的灵魂遇合,断发不出金石之声,更谈不上自我心像、傲岸人格的建构。”对此他举例《岳阳楼记》一文的教学,通过抓关键词,层层追问,使学生不仅深入理解了范仲淹的担当意识、牺牲精神,以及在贬谪中依然坚守信念的士人传统,还让学生领略了文章的情感美、转折美、结构美、文笔美。这样的古诗文教学才是一种灵魂被唤醒,生命在体验的教育。    

    这本书展示给我们的,除了在具体的事件和诗文中创造教育的美好化境,还有面对当今社会急功近利的现象,汲安庆老师自己独到的见解。比如面对考试成绩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现象比比皆是。一次考试前夕,一位老师有点生气地向汲安庆问罪:“你们班的学生,答案放到他们跟前都不会抄!”听到这样的言论,汲安庆没有据理力争反而得到了一丝安慰,因为他的孩子们没有投机取巧,没有八面玲珑,始终艰难而稚拙地听从良心的呼唤,他为此感到欣慰。(作者:石焘 系北京市朝阳区楼梓庄中学教师)



[关闭窗口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