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读书中对磁县历史的新发现
 
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速递 >> 媒体视角 文章访问次数:22
  

http://www.handannews.com.cn/new_epaper/hdrb/html/2015-11/08/content_95380.htm

在读书中对磁县历史的新发现 

孔令德

        




       磁县,历史悠久,文化灿烂,积淀深厚。我在读书中特别留意磁州、滏阳县、磁县以及与磁县有关的内容。渐渐地对磁县历史上的人和事有了一些新的发现,现选择几件事讲给大家。

林则徐曾三次路经磁州

经查《林文公集·日记》,并参阅《林则徐传略》、《林则徐年谱》、《清宫大事记》等书,林则徐曾三次路经磁州,途经磁县的具体情况如下:

清嘉庆二十四年(1819年),林则徐35岁。他在庶常馆国史协修的岗位上,被任命为“云南正考官”。当年农历五月初八日,他和副主考官吴慈鹤一起从北京启程赴任,于五月十八日到达邯郸县。五月十九日早五点,离开邯郸南行。因为早晨下雨,道路泥泞,随从众人都十分疲乏狼狈。过午的时分才赶到磁县。他们在南关外的行馆吃饭、午休。当他们谈到,从磁县城北二十里的杜村店开始,一直到县城,官路两旁,渠水夹道,其清如镜,荷菱出水,芦苇掩隐,一幅天然的画图。林则徐还从尚书蒋砺堂的《黔轺纪行集》中知道,这渠水稻荷是康熙年间的知州蒋擢治理滏阳河而引渠为利的,而且至今这一带的稻田还在用渠水灌溉。他十分赞叹的说:“啊,哪里都可以为民兴利,关键是看当地的官员如何去做了!”

第二次,清道光十七年(1837年)正月,林则徐被任命为湖广总督。二月初二,从北京启程,于二月十四日宿邯郸县。二月十五日早七时离邯南行,经二十里铺、念里铺、汉城铺、车骑关,到杜村铺已中午。磁州知州卢兰馨派州役送饭至杜村。午饭后,继续前行。二十里便到了磁州城,他们穿城而过。卢兰馨迎送到城郊外。然后经王家店到漳河边。他们从草桥上渡过漳河,住到丰乐镇。当时彰德府知府刘芾林、安阳知县王德瑛及有关人员前来迎接,林则徐嘱咐迎送的官员早点回衙。当下,彰德府抚军桂燕山派了三人护行。

第三次,清道光十八年十月初七日,林则徐在湖广总督府接到吏部文件,称九月二十三日接到圣旨,大清陛下要亲自接见林则徐,令其速速回京;湖广总督一职由伍长华暂行兼理。接到通知后,林则徐立即梳理军政要务,打点行装,于十月十一日午饭后从汉口出发,于十月二十八日驻安阳县。二十九日早五点离开安阳,经王家店入直隶省到磁州城。知州卢兰馨迎接到效外,并设馆招待。饭后又行。经十里铺、杜村铺、车骑关、汉城铺、念里铺到邯郸县。邯郸县令陶源昭迎于效外,并在南关外行馆驻宿。当时的广平府知府沈西也来迎接,彼此晤谈一阵后便离去了。

慈禧太后西行回銮过磁州

清光绪二十六年(1900年),七月十八日,八国联军攻陷通州,二十日进入北京。七月二十一日清晨,慈禧太后装扮成民间妇女,头挽便髻,身穿兰布夏衫,带着光绪帝和珍妃、大阿哥溥雋及部分王公大臣,逃离北京.临行时,命将珍妃坠井,留下大臣广亲王奕劻,应付时局。

慈禧太后出北京后,走怀来、宣化、沙城、入山西境、到达西安。之后又从西安出发东巡到郑州,折向南,经信阳、孝感到达汉口,游历后又返回西安。然后,又从西安经华阴、洛阳、郑州到达开封,驻跸一个月。于光绪二十七年(1901)十一月初四日启驾回京。于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到北京,结束了一年零五个月的逃亡生活。但为了掩盖其逃离的行为,却在朝中议事中,告示臣工为“西狩之行”。

关于慈禧的西安之行,后来由当时的随驾“前路粮台”(管后勤供应)吴永回忆,辑为《庚子西狩丛谈》,经查此史料记载:在回京途中,道光二十七年十一月初七日,已派头站太监一百来人驻在磁州。慈禧众人于十一月十二日下午入磁州境。当时,肃亲王乘马在前,后随四乘轿车:光绪与伦贝子共一乘,皇太后一乘,大阿哥(皇太子)一乘,总管李莲英、二总管崔玉柱一乘。接着有七八辆双单套马车,上坐着瑾妃、庆王二女及宫中女仆和各首领太监。随驾同行的还有博公、定公、工部侍郎溥兴及各部司员十数人,如提督马玉琨,学士王垿,军机章京鲍心增,来秀,文征等。后有扈从王公军校、骑步卒约数百人。十一月十二日晚驻跸磁州,并召见了陈夔林、效曾,当场补授陈夔林为漕运总督。十一月十三日晨,由磁州启銮,向邯郸县北行。

宋代大诗人贺铸曾为官磁州

贺铸(1052-1125),宋卫州人,字方回,号庆湖遗老,宋代著名诗人、词人,且与苏轼、黄庭坚、米芾等唱酬应和,交友甚密。著有《东山乐府》、《庆湖遗老集》传世。他出身贵族,其族姑祖母系开国皇帝宋太祖的孝惠皇后,即古代名剧《贺后骂殿》中的贺后。其十五世祖,系唐代大诗人、谏议大夫贺知章。他虽出身显贵,工诗擅词,才华横溢,但一生却混迹在吏场底层。

贺铸在磁县为官,其自身的诗词和民国著名学者、宋史专家王梦隐的《贺铸年谱》记载的都十分明确详细。他于宋元丰元年(1079年)初,从“临城县酒监”调任磁州为“都作院监”。到元丰四年(1083年)二月,罢官滏阳,调任冠氏县(今山东冠县),在磁州为官整整三年。什么是“都作院监”?《中国官制大辞典》载:“都作院,官署名,宋置,制造军械之所,属军器监。设于各重要州府。”这样看来,贺铸在磁州任都作院监,是管一州军械制造的小吏,正八品,隶属于国家军器监直辖。

贺铸在磁州为官,既不是县令,也不是州守,人事管理上又属于国家军器监直辖,所以历代地方志书上均无有其为官磁州的记载。现虽有了其在磁州都察院的史据,但其在磁县的作为也无人知晓。不过,因为他是诗人、词人,揭开其尘封千年的历史面纱,却让我们看到,他为我们留下了一大笔的精神财富。据统计,《庆湖遗老集》中有涉邯郸的诗作约40余首,而在诗的小序中,标有“滏阳赋”的诗就有三十四首之多。宋代文坛的一代大家,他的诗作有感慨时事的,有悯农惜贫的,也有揽胜吊古的,还有儿女情长的。他在磁县诗作内容丰富,史料可贵,其价值是不可估量的。

宋末刑部尚书王云被噪杀于磁州

据《宋史·王云传》和白寿彝主编的《中国通史》及其他一些史料记载,王云在磁县被杀的大概过程是:靖康元年(1126),金兵分两路大军攻宋。西路军以左副元帅宗翰(即粘罕)为统帅,自西京大同府(云州)南攻太原;东路军以南京路都统宗望为主将,自南京(平州)西攻燕山。在西路军攻陷太原、东路军直逼开封的情况下,钦宗听从王云的建议,派九弟康王赵构为使、王云为副使出使金营议和。

当他们途经相州(安阳)、磁州境时,王云便劝两地官员把附近的吏民撤走,舍去各种应交赋税的粮食,说这是对付金兵的坚壁清野之计。民众对这一说法很不理解,怨气很大。接着王云驻在磁州,第二天拜谒嘉应侯神祠(即崔府君庙)时,随从州役在前,王云在后。民众聚集道中,拦住王云说:“肃王赵枢(钦宗三弟)已为金人所留,康王不宜再北去。”有的人指着王云大声斥责说:“搞坚壁清野,实质上是不战而撤,拱手把国土让给金人,这才是真正的奸贼!”康王出庙去了,便有人向王云投掷石块等东西,有人把一个盛饭用的方盒子投掷王云,盒子上有一条金人常用的乌丝短巾。王云就把这条丝巾解开盖在头上。因为王云平时有风眩头疾,睡觉的时候经常护着头。这时只有王云一人系着头巾,与众不同,人们更认为他就是奸贼。民怨沸腾,民愤极大,吵吵嚷嚷,在喧闹声中把他打死了。康王看到民众气势汹汹,不可遏止,便回到相州。

王云死后,当地的老百姓议论纷纷,说:“王云不死,康王必定北去。王云的死,这是天意不让去北方议和。”钦宗获知此事后,便追封王云为观文殿大学士。王云的哥哥王霁,在徽宗时期,因告蔡京,被判到海岛服役。钦宗给予特赦,又让王霁官复原职,为谋议司议官。

磁州人民为什么对王云如此憎恨,究其原因有三:一是金兵曾占领过磁州,民众饱受金人蹂躏之苦,对金人恨之入骨;二是王云是朝中的主和派,曾两次出使金国,并主张割让太原,中山,河间三镇以求和。为了讨好金人,在三镇不愿归金的情况下,他作为一个使者,就答应把三镇的税赋折银让朝廷先付给金人。磁人对他的这种帮凶行为很是不满,再加上他面奏钦宗、逼康王北去议和;途经磁州,又劝地方坚壁清野,磁州人民更是憎恨;三是宗泽在磁州为知州,曾组织军民打败过金兵,民众坚信:抗击金兵,定会取胜;只有抗金,才是唯一出路。谁要是主张议和,谁就是奸贼。这样,磁人把对金兵之恨,对金人帮凶之狠,对主张坚壁清野有可能导致民众受害之恨,都集于王云一身。所以,磁州人民的爱国、抗金、仇奸的情绪酝成了王云之死。




[关闭窗口]